您在的位置:> 民族旅游的徘徊:保留根基还是贩卖文化 ——从Gudeman的经济人类学看中国少数民族旅游

民族旅游的徘徊:保留根基还是贩卖文化 ——从Gudeman的经济人类学看中国少数民族旅游

来源:万方数据知识服务平台   作者:马岚   发布时间:2012-08-16


【摘要】近年来,民族旅游成为一种趋势和潮流。可是许多少数民族社区在发展旅游业的同时出现了一些消极后果,甚至威胁到社区本身的存在。有人认为少数民族淳朴的民风被经济发展破坏了,有人批判少数民族的商品化实际上是“出卖”了自己的文化。本文从Gudeman经济人类学的视角分析了这一问题,将社区和市场看作经济的两方面,它们并不是相互对立的,只是侧重点不同,并且市场依赖于社区。对少数民族来说,社区根基是它们能够存在的基石,也是其发展旅游业的根本资源,因而其根本问题就是要维护和扩大社区的根基。最后,借鉴Gudeman书中的两个案例为民族旅游发展提供新的思路。

【关键词】市场;社区;根基

 

我国少数民族众多,大多集中在西部和边疆地区,因其地理位置和周边环境的特殊性,呈现出特别的自然景观。这些少数民族大多拥有古朴浓郁的民俗风情,积淀深厚的文化底蕴,在宗教信仰、风俗特征、生活方式上差别很大,并且由于少数民族地处比较偏僻的地区,无论是自然环境还是风俗传统,都较少受到外界的影响和破坏,大都保留了未经人工雕饰的原始风貌。这些迥然不同的自然景观和文化氛围,因其积淀性、差别性、原始性与汉族地区的旅游资源形成了互补,成为一种宝贵的文化资源,为民族旅游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如“人间瑶池”的黄龙、“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壁画长廊”的敦煌莫高窟等,都是世界级的精品和绝品资源。

近年来,国内的民族旅游开始迅速发展,各少数民族纷纷开始利用自己的自然、文化资源,打起“民族旅游”的牌子,建设旅游设施,招徕、接待旅游者,为其提供游览、交通、食宿、购物、文化娱乐等综合性服务,从中获得收益。民族地区旅游业发展最大的特点就是民族性,利用民族文化与主流文化的差异吸引旅游者。对于游客而言,他们的目光始终聚焦在通过民族差异寻求“真实感”,追寻原汁原味的民族文化,如艺术品、节庆、仪式、饮食、服饰、建筑,等等。正是游客的这种心理需求,使得民族地区日益关注并维护本民族的传统文化。如云南省弥勒县可邑村在“彝族文化生态旅游村”建设中,彝族村民就主动穿上已不多见的民族服装,加入民族的集体活动,并自发地将本民族的传统文化习俗进行整理、创新、传承,成为了较成功的民族旅游“文化示范点”。然而,很多现实也表明,旅游在民族地区经过几十年的迅速发展,现在虽已进入空前繁荣阶段,但伴随着这种繁荣,各种消极效应也开始出现并显示出其潜在的威胁。旅游业的发展不仅一定程度上污染了目的地民族社区的自然环境,而且有一些民族文化不仅没有因此发扬光大,反而受到外部侵蚀,出现了衰退的趋势。如贵州省黔东南州曾经先后开发了八个民族风情旅游村寨,接待了成千上万国内外游客。20年过去了,这8个旅游景点相继出现老化的趋势,甚至倒闭。最典型的是当初参观者如云的自治州民族博物馆如今改建成了家具市场。(引自中国工商时报)民族旅游缘何在20年的发展中,不仅没能做大,反而出现了衰退的危机,是民族文化在现代文明的侵蚀下被取代,还是民族文化自身没有足够的吸引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