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的位置:> 花腰傣:风情万种姑娘腰

花腰傣:风情万种姑娘腰

来源:百度百科、花腰傣网   作者:民族旅游网   发布时间:2012-10-16

  

光听名字,就知道花腰傣是一个风情万种的民族。神秘的花腰傣,是我国傣族的一个支系,以服饰斑斓,色彩绚丽,银饰琳琅满目如彩带层层束腰而得名。花腰傣现有人口7.2万人,有傣雅、傣洒、傣卡、傣仲等自称,80%居住于云南省新平县境内,其余散居于元江等县内。

传说:古滇国皇族后裔

传说花腰傣是古代民族迁徙的落伍者,是遗留在哀牢山腹地的古滇国皇族后裔,也是古傣民族原生态文化的传承者。

相传在南诏、大理国时期,古越人在滇中建立起强大的古滇王国。关于这段历史,司马迁曾在他的《史记》中做过记载:公元前339年,楚国欲将势力范围扩展到西南,派楚将庄蹻入滇。然而,随后秦国灭了巴国和蜀国,庄蹻也失去了与楚国本土的联系,于是在历史的阴差阳错中庄蹻“以其众王滇,变服从其俗以长之。”这便是史料中明确记载的一代滇王。  

 

战乱中的历史总是变幻莫测,就在司马迁将“古滇”载入典籍后,第二次出现关于“滇王”的记载已是公元前109年。那一年汉武帝兵临滇国,滇王举国投降,并请置吏入朝。于是汉武帝赐滇王以王印,令其复长其民——纯金铸就的滇王印,两千年后出土于晋宁的石寨山。在此之后,汉武帝在云南设置了益州郡,滇王的权力被郡守取代了,从此受制于汉王朝的郡县制度。汉人带着他们的文化进入云南,在短短100年中,滇人的文化便发生了巨大变化。   然而,作为第一代滇王的庄蹻,和后面的滇王之印的记载差了100多年。在这100多年中,没有关于古滇国的任何记载。同时,尽管石寨山发现的滇王之印说明古滇国在晋宁安营扎寨,但依旧无法解释作为古滇王国的“本来民族”,在被汉化前发生过什么,或者汉化后去了哪里。在中间的时差中,古滇王国属民身上发生了怎样的故事?   

古滇王国的根源和归宿只能从一段流传在玉溪花腰傣中的传说中,寻找到一丝蛛丝马迹:公元前5世纪至1世纪,古越人的一支在滇中建立了强大的古滇国。秦王朝统一中国时,古滇国被迫南迁,其中一支滇王王室族人在山谷中行进,像一团彩云在葱郁的丛林中流动。在队伍的中间,一乘木质的轿子,显示乘坐者身份的与众不同。当他们行至岔路口时,为了辨别方向便停了下来。岔路口的周边,被砍倒的芭蕉已经长出新芽。嫩黄嫩黄的色泽引起众人的注意,一个随从将一段新芽砍下,递给轿中的一个威武男人,男人用舌尖舔了舔新芽,说道:“劈山开路的先头大队已经走远了。”身边一位颇有威仪的女人若有所思地说:“那,我们就留下吧?”谁都不曾想到,这一留,就是世世代代,这便是花腰傣的前身。

花腰傣服饰:穿在身上的艺术

花腰傣妇女的服饰华美艳丽,纹身染齿等习俗与古滇国贵族一脉相承;至今仍遗风不改。花腰傣妇女的盛装用料考究,特别是傣洒、傣雅,多用绸缎,且刺绣精美、银饰琳琅满目,光彩夺目,彩带束于腰间,绚丽多姿;一双手戴几对银镯,十个指头都戴满戒指,丰姿绰约,整套衣服穿戴起来几乎无法劳动,只能参加礼仪性活动,是富贵身份的象征;另外元江河谷气候炎热,穿那么多服装是不适应劳动生产的。这些都从一个侧面证实了花腰傣是古滇国贵族后裔的说法。“花腰傣服饰是穿在身上的艺术,写在身上的历史”,有专家学者给于花腰傣这样高度评价。

花街节:东方情人节

花街节是傣族青年男女相互认识,谈情说爱,挑选伴侣的盛大节日,赶花街中最具有情调的是两情相悦的傣家少女(小卜少)和少男(小卜冒)吃"秧萝饭"。秧萝饭由小卜少准备,秧萝里装有糯米饭、干黄鳝、腌鸭蛋,由小卜少一口一口喂给小卜冒吃,情意绵绵,其乐无穷。今天的花街节,已从青年人的谈情说爱扩展成开发民族风情,展示民族风采,弘扬民族文化,举行经贸洽谈的重大盛会。

与众不同的新平花腰傣

花腰傣由傣雅、傣洒、傣卡三个支系组成。新平花腰傣不仅在服饰文化上与滇南的傣泐、滇西的傣那显著不同,而且这里的傣族不信佛教,没有文字,也不过泼水节,保留着中国傣族在未接受印度佛教文化影响之前原有的文化状况,如信仰万物有灵的原始宗教,其中又以原始农耕民族祭龙(求雨)和封建领主制时代的春耕礼最为典型。新平花腰傣自称是古代傣族南迁的落伍者,是滇王室的后裔。花腰傣独特的地域文化,成为研究中国傣族起源迁徙及在南亚泰、老、掸、岱等社会传统文化习俗对比研究等问题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