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的位置:> 论新疆民俗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

论新疆民俗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

来源:中国知网   作者:黄佛君   发布时间:2012-12-27

 

一、民俗文化旅游资源的涵义

民俗文化的涵义,简要地说,是世间广泛流传的各种风尚习俗的总称。民俗文化的范围,大体上包括存在于民间的物质文化、社会组织、意识形态和口头语言等各种社会习惯、风尚事物。民俗文化所涉及的范围十分广泛,其内容几乎涵盖了人类生活的各个领域和各个层面,并通过物质、心理、语言、行为等方式表现出来。

所谓民俗文化旅游资源是指民俗文化中能激发旅游者的动机,给旅游者以积极的效益和特征的吸引物。他们可以是观赏、参与、感受和体验宗教信仰、社会习俗、经济民俗、节庆聚会、民间歌舞、竞技运动、娱乐休闲等游艺休闲民俗以及令人愉快的民俗文化环境。

二、新疆民俗文化旅游资源

(一)民俗文化旅游资源的主要内容

新疆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地区,许多民族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文化源远流长。各民族的宗教信仰、节日庆典、聚落、手工艺、服饰、饮食、民居建筑、游戏、民间歌舞、口承文学、艺术活动、个人生活仪式、家族亲族、生活交际等构成了自己特有的体系,民俗文化丰富的文化内涵,成为旅游资源开发的宝库。新疆有着“歌舞之乡”、“玉石之乡”、“人类学的博物馆”、“瓜果之乡”、“天马之乡”、“地毯丝绸王国”等的美誉,这成为新疆民俗文化旅游资源开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新疆民俗文化内容丰富,这里仅以口承文学、音乐歌舞、居民、节日庆典、宗教信仰五个方面来说明新疆民俗文化旅游资源的独特魅力。

口承文学方面。具有古老而悠久的传统构成了新疆民族民间文学光辉灿烂的宝典。新疆的口承文学主要由神话、寓言、传说、故事、歌谣、叙事诗、英雄史诗、谚语、格言等构成,它们扎根于生活的土壤里,异彩纷呈。神话如蒙古族的《额尔里莫日根》,维吾尔族的《吐玛尔斯》、《狼的后代》,哈萨克族的《白天鹅》,塔吉克族的《汉日天种》等;故事传说如维吾尔族的《阿凡提的故事》,蒙古族的《巴拉根仓》,达斡尔族的《伊玛迪》,哈萨克族的《骑黄马的猎手》等;英雄史诗如蒙古族的《江格尔》、《格斯尔传》(被誉为东方的《伊里亚特》),柯尔克孜族的《玛纳斯》等;歌谣如柯尔克孜族的《熟皮歌》,锡伯族的《猎人歌》,哈萨克族的《珍爱牲畜歌》,乌孜别克族的《犁地歌》等。新疆各民族不同体裁形式的民间文学,是大众化的内容反映各民族历史社会生活的一部巨大画卷,使我们看到不同历史时代的猎手、游牧、农耕等经济生活及社会斗争、风俗习惯、道德观念、性格特征、文化生活、艺术才能、宗教信仰等。他们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一朵朵永不凋谢的花朵,点缀着新疆各民族的心灵,成为人们的精神养料和力量源泉。

音乐歌舞方面。新疆被誉为“歌舞之乡”,各民族所创造的艺术属草原游牧文化、绿洲农耕文化、山林狩猎文化的范畴。西域音乐曾经风靡中原,丝绸之路上音乐文化融自然环境、人文环境为一体,构成了新疆音乐深厚基础。如“木卡姆”由“琼拉克曼、达斯坦、麦西热甫”三部组成,是丝绸之路文化中的一种独特的艺术。民歌更是独放异彩。蒙古族民歌《辽阔的草原》、达斡尔族的《美露莱》、塔塔尔族的《思念》、俄罗斯族的《这山有棵红樱桃》等,以“西部歌王”王洛宾为代表创作的《在那遥远的地方》、《达板城的姑娘》等早已走俏世界。舞蹈表现内容和功能可分为信仰民俗舞蹈、岁时民俗舞蹈、人生礼仪舞蹈等类型»,新疆舞蹈突出的特征是形式活泼、场合不限、人数不拘,在年节、婚礼等群众性的民俗活动中集体表演,更多的则是在亲朋欢聚、劳动小憩、谈情说爱中舞蹈。

民居文化方面。新疆民居与各民族的社会制度、经济形态、生产和生活方式、家庭结构、婚姻习俗相适应。由于新疆南北迥然差异的地理环境及文化差异形成了两个系统。以戈壁、绿洲、农业带从南疆和田开始,向西至皮山-叶城-英吉沙-喀什-阿克苏-吐鲁番-哈密,其建筑以平房为代表;天山南北一线荒漠草原游牧民族带以南疆的克孜勒苏至伊宁-阿勒泰-巴里坤,以毡房、帐篷为代表。如哈萨克族的毡房、木屋,蒙古族的蒙古包等。同样是维吾尔族,北疆由于气候较冷、雨雪较多,房屋建筑坚固、顶微斜,南疆则除顶棚使用少量木材外,四壁均用土坯砌成,房顶上可做晒台,并开有天窗。室内有高约一尺的土炕供起居,屋内有壁炉,墙壁上开龛放置食物和用具,而且精心构成各种几何图案。墙上挂壁毯和石膏作装饰,住房自成院落,房前有较深的房檐前廊,庭院多栽花草、葡萄、果树等,环境雅静宜人。

节日庆典方面。新疆的民俗文化节日,是各民族祖先在长期的社会实践活动中适应生产、生活的各种需要和欲求而创造出来的。以蒙古族为例,就有春节、祭星、麦德尔节、涅磐节、观音会、祭成吉思汗陵宫、兴畜节、鲁班节、祭雷、塔克勒根节、猎日、基本哈尔、祭敖包、那达慕大会、祭天、祭海、秋祭、祖鲁节、灯节、小年等22个传统节日,其中以那达慕大会最有名。伊斯兰教传统的开斋节、宰牲节、圣祭节三大传统节日。另外如维吾尔族有白雪节、拜拉特节、圣纪节、法蒂玛忌日、盖尔德夜、喝水节、撒拉节、播种节、萨依勒节等。

宗教文化方面。新疆历史上就是一个多种宗教并存的地区。再加上本地的原始宗教,新疆的多民族性,各个民族信仰的宗教有所不同,构成了新疆三大宗教并存的奇特景观。新疆信仰民俗成为新疆民俗文化旅游资源中独特的风景线。

(二)民俗文化旅游资源的特点

1. 地域性。新疆具有独特的地理环境和生态空间。为适应环境,各民族形成了特殊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从而产生了独特的民俗文化。新疆的阿尔泰山、天山、昆仑山夹着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这里有被称为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北部的高寒和南部的火洲,高山的冰川和平原的绿洲并存,这些独特的地貌、气候、水文和迥异的人文景观,形成了许多区域性民俗文化圈。从总体上来说,北疆以游牧草原文化民俗为主要特征;南疆以绿洲农业文化为主要特征,形成了游牧与农耕并存的地域民俗。而且即使是南疆,东部和西部的民俗又有很大的差别。因此新疆独特的地域环境孕育了新疆独特的民俗文化。

2. 多元多样性。新疆有47个少数民族聚居。历史上新疆曾是部族和城邦盛行的地方,各民族由于历史、地理、宗教等原因,形成了多样的民俗文化,有人称新疆为“人类学的博物馆”。各民族独特的民居建筑、饮食、服饰、礼仪、节日庆典、歌舞、艺术、宗教、语言、手工艺等相互交织、融合、碰撞,成为民俗文化多样性的典型。新疆既有游牧文化、农业文化、半游半牧文化,又有现代的工业文化,构成了新疆民俗文化多元色彩的基础。因此,新疆的多民族性、多种生产方式和文化的多样性构成了新疆民俗文化的多元多样性。

3. 神秘性。神秘性是新疆民俗文化最主要的特色。这种神秘性与新疆民族变迁的复杂性和地理环境的独特性、交通封闭性、多元文化交汇相联系。古老的丝绸之路上有着众多神奇的传说和各种奇观。加上与此相映辉的自然奇观,不能不勾起人们对新疆民俗的想象和神往。依据入境游客调查,外国人认为古老的东方是神秘的,第一想了解的就是东方人的生活。从新疆的入境游客调查可以看出,对于民族民俗旅游资源的兴趣是第一位的。这些无不与新疆民俗文化的神秘性相联系。因而,神秘性是新疆民俗文化的魅力所在。

4. 开放性。丝绸之路是流动的、开放的、辐射的。它以海纳百川的气度,通过贸易的集散、政治的交融、文化的交流、各种意识形态相互渗透,使中国文化、埃及文化、印度文化、中亚文化和美索不达米亚文化、希腊文化在这里交汇、吸收、碰撞、整合,形成了新疆民俗文化的特质和文化的开放本质。以音乐民俗为例,古代中原的笙、箫、筝、笛等乐器经西域西传,西方的曲颈琵琶、箜篌、扬琴等乐器经西域东传,而西域少数民族的五弦琵琶、胡琴、唢呐、腰鼓、都昙甫鼓等又分别向东西方传播。因此,这种开放性是以丝绸之路为主线的,构成了新疆民俗文化的链条。

综上所述,新疆的民俗文化在特殊的地理格局、丝路文化、民族文化、宗教文化等的多元文化背景影响下,形成了新疆民俗文化的地域性、民族性、开放性、多地性等特征。

三、旅游业发展阶段与旅游资源开发的关系

世界旅游已进入第三阶段,即科技参与型旅游阶段。旅游发展已由表及里,转向挖掘旅游文化内涵,由过去的观光向特色、静态向动态、被动向主动、单一向多样化方向转变。新疆旅游业处于经济功能阶段,旅游资源的开发处于第一阶段。通过提高旅游产品开发的层次即开发民俗文化旅游产品,是新疆旅游产品开发向纵深发展,也是新疆旅游业发展的机遇。新疆民俗文化旅游资源具有世界性。从周边国家、周边地区和国内其他地区中寻求比较优势是新疆民俗文化旅游资源开发成功的基础,维吾尔族民俗文化旅游资源开发是形成旅游品牌、开发成功的关键。

四、新疆民俗文化旅游资源开发思路

(一)形象定位:西域民俗文化旅游胜地

1. 新疆是我国第二大少数民族聚居区,区内已居住着47个少数民族,有13个主体民族,各民族有着自成体系的民族民俗文化,构成了世界民族民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2. 新疆作为世界古代三大文明、现代世界三大宗教的汇源地、世界五大经济增长的辐射中心,其历史文化、宗教文化发展潜力是世界其他地区少有的,民俗文化折射出独特的魅力。

3. 新疆独特的地理环境,与全国乃至世界有着显著的差异,民俗文化作为适应自然环境的创造物,独特的自然环境造就了新疆独特的民俗言语化旅游资源。

由于旅游形象要突出旅游地的历史内涵,体现目的地的时代精神,显示目的地的特色和中国旅游资源,特别是民俗文化旅游资源的神秘色彩。从以上的分析应将新疆定位为西域民俗文化旅游胜地。

(二)民俗文化旅游资源的具体开发

一是民族民俗文化的出发点,以47个民族为背景,13个主体民族为依据,设计各个民族的民俗文化旅游产品,并从信仰民俗、社会民俗、经济民俗和游艺休闲民俗中选择具有观光性、休闲性、求知性、理想性的民俗文化旅游资源作为开发的对象。新疆是国内移民较多的省份,民俗文化中的探亲访友就有很大的市场前景,这部分目前主要以民间交流的形式进行,远不能满足人们的需要,可以设计以家族亲族为方式的旅游形式,带动汉族民俗文化旅游业的发展。

二是直接从民俗文化的16个亚类中通过各民族民俗文化的比较,选择最典型的民俗文化旅游资源,形成具有旅游功能的民俗文化旅游产品。以哈萨克族的姑娘追、蒙古族的那达慕大会等最有特色的民俗文化精品作为开发的龙头,带动一系列其他民俗文化的开发。

三是以新旧丝绸之路、草原文化、绿洲文化、山林文化、名人探险、踪迹、故事传奇等为线索,连接新疆民俗文化旅游产品的开发方式。如以丝绸之路南道为背景,可以设计维吾尔族的民俗文化旅游线路。需要说明的是,即使是维吾尔族,和田和喀什的就有明显的差异,可以寻求这种民俗文化的差异加以开发利用。

这三种各有所长。第一种可以具体地了解到一个民族更深层次的民俗文化;第二种以新疆各民族民俗文化的精华展现为依据;第三种方式可以使新疆民俗文化旅游资源中具有特种旅游性质的民俗文化得到细分。这是新疆在开发民俗文化旅游产品时所具有的优势。

(三)开发阶段

第一阶段为初步开发阶段。首先梳理已开发的民俗文化旅游资源和民俗文化旅游产品,确定他们在新疆民俗文化旅游资源中的地位,整合现有民俗文化旅游资源和民俗文化旅游产品,这是旅游资源开发的初步工作。开发以维吾尔族民俗文化旅游资源为基础的民俗文化旅游产品,争取打开初步的市场,使国际旅游和国内旅游在民俗文化旅游产品中占有一定的比重。在地区分布上重点开发乌鲁木齐、吐鲁番、喀什、和田的维吾尔民俗文化旅游资源并形成民俗文化旅游的品牌,这是新疆民俗文化旅游资源开发的启动阶段。

第二阶段为重点开发阶段。开发哈萨克族、蒙古族、柯尔克孜族、锡伯族、回族、汉族等民族的民俗文化旅游资源。在地区分布上重点开发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昌吉回族自治州、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等地区的民俗文化旅游资源,分别形成草原民俗文化旅游形象和绿洲民俗文化旅游形象,并与新旧丝绸之路、名人探险、民族迁移路线等有机地组合起来,形成具有动感的民俗文化旅游胜地。

第三阶段为全面开发阶段。随着旅游业市场的成熟,来新疆旅游的人数达到了一定的规模,为了减轻旅游地的压力,分流部分旅游者向区位条件较差的地区,而且旅游者有向这些地区的需求。

(四)产品开发

坚持以西域特色文化为内涵,以13个民族民俗文化旅游产品为主体,以民俗风情观光如穆斯林风情、乡村风光等为先导,以特种旅游中的探险、狩猎等特种民俗旅游,特色民俗如服务礼仪、商俗文化,民俗主题旅游中的工艺民俗、民间舞蹈、民间文学等,民俗旅游购物中的民族特色商品等为主的旅游产品开发战略。

在具体的开发策略上,努力开拓新产品,进行新产品的科研设计。市场定位和价格定位方面可以进行国际合作,扩大民俗文化旅游新产品的影响力。这既可以引导国际国内旅游潮流,又可以树立独特的旅游地形象和旅游品牌,这是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首先应采取的战略。目前,主要应实施新旧产品组合开发的战略,在依托原有产品的基础上力求创新是目前较好的选择。

总之,新疆的民俗文化旅游发展有着美好的前景,面对国际国内旅游的新形势,整合新疆旅游业的力量,以西部开发和入世为起点,抓住机遇,适时开发适合国际国内旅游需求的民俗文化旅游项目,以市场带动新疆民俗文化旅游业的全面发展,必将对新疆经济、社会的发展起到巨大的带动作用,也才能真正发掘新疆旅游业的潜力。

 

参考文献

[1]钟敬文,民俗文学·梗概与兴起[M],北京:中华书局,1996版。

[2]安柯钦夫,中国北方少数民族文化[M],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9版。

[3]纪兰慰、邱久荣,少数民族舞蹈在中华舞蹈史中的地位[J],中央民族大学学报(社科版),1999年。

[4]马平、赖存理,中国穆斯林民居文化[M],宁夏人民出版社,1996版。

[5]张小莹,西北地区少数民族风情观览[M],青海人民出版社,1998版。

[6]楼望皓,新疆民俗[M],新疆人民出版社,1992版。

[7]徐金发,新疆旅游览胜[M],新疆大学出版社,1992版。

[8]雷茂奎、李竟成,新疆少数民族民俗的特征和价值[J],西域研究,1999年。

[9]孟弛北,草原文化与人类历史(上、下)[M],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99版。

[10]张国洪,中国文化旅游——理论·战略·实践[M],南开大学出版社,2001版。

上一篇  孙丽坤

下一篇  布达拉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