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的位置:> 基于GA优化的农业旅游地可持续发展能力评价——以西南少数民族地区为例

基于GA优化的农业旅游地可持续发展能力评价——以西南少数民族地区为例

来源:中国知网   作者:黄燕玲,罗盛锋,程道品   发布时间:2013-02-21

 

【摘 要】 在综合分析可持续发展、和谐社会及旅游地竞争力评价体系基础上,结合可持续旅游核心标准,着重关注当地居民与旅游者感知,构建农业旅游地可持续发展能力体系,体系包括3个层次26个因子。以西南少数民族地区农业旅游地为例,运用非线性模型,结合MATLAB软件中的GA遗传算法工具箱进行可持续发展能力评价。结果表明,所构建的分类单项指标发展指数式具有“广义”的普适性。案例地评价结果为农业旅游地发展提供适时反馈信息,并做出有针对性的改进和调控。

【关键词】 农业旅游;可持续发展;少数民族地区;遗传算法

 

1 国内外研究现状

合理评估农业旅游发展现状,科学评价和判定可持续发展能力强弱对促进民族地区农业旅游地可持续发展非常重要,但目前相关研究仍然欠缺。截至目前,国内外鲜见专门关于农业旅游地可持续发展评价体系的研究成果。但是,可持续与和谐一脉相承,可持续发展也是为了获得长久的竞争实力。

因此,对这三方面成果的分析是构架农业旅游地可持续发展能力评价体系的重要参考。旅游业可持续发展指标体系研究方面,世界旅游组织(WTO)从1992年开始进行研究,并在一些国家进行了试验,指标较适用于新的发达的旅游地。

英国学者米勒(Miller)[2]就可持续旅游涵义对西方旅游学者进行了问卷调查,分析最可能代表他们观点的“可持续旅游成分”。国内,崔凤军较早提出并建立了区域旅游可持续发展评价指标体系;牛亚菲、许涛等从宏观层面,张美英、万幼清等从中观层面,王良健、魏敏从微观层面,对旅游可持续发展体系构建提出自己的观点。统计显示,指标数量在9-70个之间,体系结构从2个层次跨至5个层次,指标权重确定方法以专家咨询与AHP法结合考察最多,综合评价以常规综合评价法居多。  

和谐发展指标体系研究方面,从CNKI及网络等公开渠道收集到的17个和谐社会综合评价指标体系中,3个由统计部门提出,如国家统计局;3个由研究机构提出,如中国社科院;其余11个指标体系以研究者个人名义提出,如张德存、辛玲、齐心。指标数量在16-42个之间;指标体系的结构以3个或4个层次居多;指标权重的确定方法包括平均赋权、主观赋权、专家咨询;无量纲方法主要是阈值法;评价多用常规综合评价法。

旅游地竞争力研究主要包括旅游资源、旅游者需求、旅游地形象、旅游空间合作等与旅游目的地竞争力的关联研究。评价旅游目的地竞争力常用指标包括价格,如德怀(Dwyer);旅游人数,如王扩良(Wang KuoLiang);旅游收入,如萨利(Sahli);游客满意度,如史春云;环境管理因素,如古罗奥库恩(Gooroochurn)等。由于目的地竞争力概念上不统一,选用的评价因子、建立的模型以及量化方法也不同,国外研究中主要使用的量化方法有方差分析、聚类与判别分析、回归模型分析以及偏离-份额分析等。国内旅游地竞争力研究总体上定性分析较多,定量评价中使用较多的量化方法是层次分析法。

综观文献,我国旅游可持续发展能力指标体系与评价的探讨仍处于探索阶段。针对农业旅游地可持续发展能力而言,传统的评价标准和方法存在下述几方面的不足:

(1)理论建构不足,在选取指标时具有较大的随意性。

(2)忽视精神层面,过于依赖统计指标。多数指标体系局限于从现有的统计中选取指标,人的主观感知较少涉及,而旅游目的地开发过程中,其社会经济文化环境的可持续发展能力的维持与提升,都要依赖于旅游地的“人——利益主体”来实现,尤其是居民与旅游者的感知是最为重要的评价主体,却因实际工作的繁重而常被忽略。

(3)技术层面上,一些指标体系没有明确评价的对象或层次;模糊综合评价、多元统计综合评价等综合评价方法的使用比较薄弱。

因而,运用现有的评价标准和方法评价农业旅游地可持续发展能力,往往导致评价结论与实际条件及潜力有较大的差距,有必要建立新的农业旅游地可持续发展评价体系,并对其进行科学评价。

2 农业旅游地可持续能力评价体系

2.1 农业旅游地可持续发展能力评价体系建立依据

综合文献研究成果,本研究对旅游地可持续发展能力表述为:旅游地“社会-经济-自然”复合系统在既满足当代人及本区域的需要,同时又不对后代人及其他地区满足其需要的能力构成损害的发展中所表现出来的综合实力。其旅游发展将提高目的地社区居民的生活品质,并在发展中维护“公平”;满足日益增长的旅游者需求和旅游业发展要求,为旅游者提供高质量的旅游体验,同时吸引潜在旅游者;维护作为旅游发展的基本吸引力要素的资源、环境质量;保持或提高旅游业的竞争力和生存力。农业旅游地可持续发展能力评价体系构建在可持续发展目标指导下,同时遵循科学性、完备性、导向性、层次性、可操作性、可比性和关联性原则。

2.2 农业旅游地可持续能力评价体系

总结和借鉴前人研究成果,并向相关专家、案例地居民及旅游者进行指标选取咨询,结合农业旅游地社会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和特点以及实地调研,兼顾可操作性,研究设计了农业旅游地可持续发展能力评价体系。

共计26个指标因子,如下:

(1)经济可持续发展是基础,从社区生产发展及维护“公平、和谐”等方面去考察,包括农民人均纯收入增长率、高低收入户收入比、农民家庭旅游经营年收入增长率等5项指标。(2)社会文化可持续发展是保障,强调旅游开发对当地社会文化影响,包括治安稳定指数、农民的生活品质满意度、乡村风貌认同感、传统文化资源开发认可度等5项指标。(3)环境可持续发展是依托,从旅游发展对环境的影响与依赖等方面分析,包括卫生状况满意度、环境质量指数、能源替代开发指数等5项指标。(4)旅游管理可持续发展,主要强调有效管理、居民参与和游客感知对农业旅游地发展的重要推动作用,包括农民参与度、公共服务与民主管理满意度、旅游者总体满意度等4项指标。(5)农业旅游开发条件,包括区域经济状况、区位与通达度、适游期等4项指标。(6)农业旅游发展潜力,包括产品开发潜力、可持续发展态势、编制旅游业发展规划等3项指标。

6个子系统相辅相成,经济发展是基础,社会稳定和资源环境是保障,社会公平和社会进步是目标,开发条件与潜力保证未来可持续发展,26个指标因子共同揭示农业旅游地可持续发展能力情况。其中包含旅游地居民感知因子7个,旅游者感知因子2个,“主客”双方感知因子占总评价指标因子的35%。

本指标体系具有以下特点:

(1)着重关注“可持续旅游”主要目标——“提高旅游地居民的生活水平,为旅游者提供高质量的旅游感受”,强调当地居民与旅游者的感知评判,兼顾客观指标与主观指标。尝试弥补以往此类体系的不足——忽视精神层面,过于依赖统计指标。(2)对应中央提出的建设和谐新农村的目标和要求,反映构建和谐社会的目标和任务。

3 基于GA优化的少数民族地区农业旅游地可持续发展能力实证分析

3.1 研究区域

案例地选择充分考虑它们的典型性、代表性、各种特征的差异化,以使得研究具有说服力、对比性和示范性。我国西南三省——广西、云南、贵州是传统农业省份,少数民族人口数量位于全国前3位,经济基础较弱,但特色农产品、民族旅游资源丰富,发展农业旅游对其构建和谐社会有着重要作用。因此,在西南三省区选取农业旅游地,分别是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恭城瑶族自治县红岩新村(以下简称红岩新村),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巴拉河流域农业旅游区(以下简称巴拉河旅游区)和云南省曲靖市罗平县油菜花海(以下简称罗平油菜花海)3个全国农业旅游示范点。

3.2 主要研究方法——遗传算法原理与优点

遗传算法( Genetic Algorithm,缩写为GA)是一种有效的解决最优化问题的方法。旅游地可持续发展能力通常由多类不同指标构成,各评价对象间又存在各式差异,目前常用的方法是层次分析(AHP)法与传统的线性加权综合评价法结合,但不同专家在指标选取及进行权重分配时观点各异,综合评价一直是该项研究的难点。常规的评价模型多采用简单线性加权平均法。这类评价模型法无论是方法学本身还是评价功能均存在许多不足之处。如,各评价指标多是线性函数关系的假设在现实情况下难以成立,作为一个系统可能存在复杂的非线性相互作用。而GA算法对指标个数及选取在一定前提条件下具有较强适应度,对可行解表示出广泛性、群体搜索特性和不需要辅助信息等优点。因此,本次研究用此方法进行少数民族地区农业旅游地可持续发展能力的评价。

4 讨论与结论

(1)发挥少数民族地区农业旅游地优势,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对少数民族地区制定可持续发展战略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本文在全面回顾可持续发展、和谐发展、竞争力评价体系的基础上,结合地区实际,提出了农业旅游地可持续发展能力指标体系。体系包含3个层次,6个方面,26个指标,着重强调“主客”双方的感知对评价农业旅游地可持续发展能力的重要性。但无论是体系还是方法都是提供一种思路,具体的指标设计和权数的确定应当根据研究对象的特点作进一步调整和完善。

(2)运用更贴近现实的非线性模型,使用MATLAB软件中的GA遗传算法对案例地进行评价,结果是贵州巴拉河旅游区可持续发展能力最好,接近较强Ⅳ级标准,广西红岩新村次之,发展能力属于Ⅲ级中等,云南罗平油菜花海较弱,3个案例地可持续发展能力都有待加强,尤其是应加强社区居民、旅游者的参与度,提高旅游管理的能力,加强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成果将为少数民族地区农业旅游地可持续发展提供适时反馈信息,从而促使在实践工作中做出有针对性的改进和调控。该评价结果与笔者已发论文中运用旅游者感知模型评价结果相吻合。

(3)基于GA优化得出的分类单项指标发展指数式不仅适用于分类单项指标的指数计算,对于其中某类可能添加的新指标,只要选择适当,对该指标进行规范处理后的各级标准值,与该类的其余指标相应的标准值差异不大,由于GA算法具有鲁棒性,可认为该指标是否加入该类用GA优化公式中的参数,对最终优化得到的参数值a、b无显著影响,即公式(6)对该新指标同样适用。换而言之,分类单项指标的发展指数式评价不受分类指标个数多少限制,具有可比性和实用性。因此,公式

(6)具有“广义”的普适性。评价结果显示与实地考察分析基本吻合。不过,分类单项指标发展指数式是基于文献查阅及调查问卷等选取的分类指标及其5级标准,应用GA优化参数得到的,若分类指标选取的分级标准值与表4中的标准值差异较大,则优化后的公式(6)中的参数a、b也有差异。

致谢:感谢广西恭城县旅游局、贵州黔东南州凯里市旅游局和云南省罗平县旅游局在课题调研过程中给予的积极帮助和配合;感谢桂林工学院旅游专业硕士研究生,2003、2004级本科生在野外考察、问卷调查等方面做出的辛勤工作。

 

【参考文献】

[ 1 ] 黄燕玲·基于旅游感知的西南少数民族地区农业旅游发展模式研究[D].南京师范大学博士论文,2008.108-112.

[ 2 ] 张美英.区域旅游可持续发展及其评价研究[D].中科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博士论文,2006.17.

[ 3 ] 崔凤军,许峰,何佳梅.区域旅游可持续发展评价指标体系的初步研究[J].旅游学刊,1999,(4):42-45.

[ 4 ] 牛亚菲.旅游业可持续发展的指标体系研究[J].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02,12(6):42-45.

[ 5 ] 许涛,张秋菊,赵连荣.我国旅游可持续发展研究概述[J].干旱区资源与环境,2004,18(6):123-127.

[ 6 ] 万幼清.旅游可持续发展评价指标与方法[J].统计与决策,2006,(2):10-12.

[ 7 ] 王良健.旅游可持续发展评价指标体系及评价方法研究[J].旅游学刊,2001,(1):67-70.

[ 8 ] 魏敏,冯永军,李芬,等.农业生态旅游可持续发展评价指标体系研究[J].山东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6(1):27-30.

[ 9 ] Dwyer L, Forsyth THP, Rao P. The price competitiveness of travel and tourism: a comparison of 19 destinations [ J ].Tourism Management,2000,21:9-22.

[10] Wang Kuo-Liang, Wu Chung-Shu. A study of competitiveness of international tourism in the south east Asian region[R].Korea,Seoul,Eleventh Annual East Asian Seminar on Economics:Trade in Services,2000,June:22-24.

[11] Sahli M, Hazari B, Sgro P. Tourism Specialization:A comparison of 19 OECD Destination Countries[EB/OL].http://www.erc.ucy.ac.cy/English/conference2003/.

[12] 史春云,张捷,尤海梅.游客感知视角下的旅游地竞争力结构方程模型[J].地理研究,2008,27(3):703-714.

[13] Gooroochurn N. Sugiyarto G. Competitiveness indicators in the travel and tourism industry[J].Tourism Economics,2005,11(1):25-46.

[14] 王慧炯,甘师俊,李善同,等著.可持续发展与经济结构[M].北京:科学出版社,1999.175-220.

[15] 李祚泳,彭荔红,程红霞.基于GA优化的城市可持续发展评价的普适公式[J].系统工程,2000,18(6):6-10.

[16] 李祚泳,沈仕伦,邓新民.社会、经济与环境协调发展指数评价模型[J].上海环境科学,2000,19(5):201-204.

[17] 李祚泳,汪嘉扬,熊建秋,等,著.可持续发展评价模型与应用[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7.166-183.

[18] 雷英杰,张善文,李续武,等,著.MATLAB遗传算法工具箱及应用[M].西安: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2005.16-36.

[19] 黄燕玲,黄震方.农业旅游地游客感知结构模型与应用——以西南少数民族地区为例[J].地理研究,2008,27(6):1455-1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