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的位置:> 水族的远古神话

水族的远古神话

来源:中国民族网   作者:中国网·中国民族频道   发布时间:2014-07-23

    水族远古神话是水族先民探寻自然奥秘的形象记录。在远古时期,“原始人的生活很简单,却喜欢去攻击那些巨大的问题,例如天地缘何而始,人类从何而来,天地之外有何物等等。他们对于这些问题的答案,便是天地开辟的神话,便是他们的原始哲学,他们的宇宙观”。茅盾先生对于远古神话源头的论述,也正符合了水族神话的特点。正因为远古神话是水族先民对自然的探索,对宇宙的思考,因此它的内容都是天地起源、人类诞生之类的重大事件,诸如牙巫造天地、打柱撑天、造日月星辰、拱恩踩拓人间及兄妹结婚再传人烟等。这类神话是中国南方民族共同的题材,这除了表明远古人类在认识自然、征服自然及主宰自然方面有着共同的心理外,还有着民族间的历史渊缘和文化交流等方面的因素。尽管如此,水族远古神话在世代口耳相传的过程中,依然保持着本民族的鲜明特点。

    水族远古神话主要有开天辟地、人类起源及反映民族斗争等方面内容。

    在水族民间口头文学中,开天辟地、造日月星辰的神话被认为是产生时代最久远的文学作品。这是后人根据有了天地,人类才有立足之地;有了日月,而后才有万物生长的逻辑推理的结果。因此,在任何民间文学作品中,总是把天地起源排在首位。实际上,按照人类思维发展的规律,对天地日月这类广博而抽象事物的想象,应当产生于对身边具体的、个别的及局部的事物的想象之后,也就是说,开天辟地的神话并非是最早出现的神话。不过,为了叙述方便,我们还是按照约定俗成的习惯,从开天辟地神话说起。

    水族开天辟地神话中有一位具有巨大神力的仙婆牙巫和一位仙公拱恩,他们是开天辟地,缔造人间世界的始祖。在天地形成以前,整个宇宙混沌一片——这是各民族先民对太古之初宇宙状况的共同想象。因此,才有汉族的“盘古开天地”;苗族的“剖帕劈开混沌”和“府方撑开天地”;布依族的“力戛撑天”;壮族的“布碌陀竖铁木柱顶天”;怒族的“搓海玩海投石柱撞开天幕”等等神话。水族神话中,是仙婆牙巫来开天辟地,她用两只手辨开了天地又朝中间猛吹一口气,于是天地裂开,左边一半成天,右边一半成地。接着她又铸造铜柱铁柱撑天,“撑头次,高七万丈;撑二次,天际高耸”。天地间距离拉开了,形成了万物生长的环境。

    拱恩是在牙巫造天地之后出场的人物。水族民间广为流传《拱恩点恒》的神话。“点”意为开拓,“恒”意指凡间,“拱恩点恒”意思就是拱恩公开拓凡间。这些神话说的是,牙巫造天地之后,大地光秃秃一片,拱恩拄着拐杖用巨大的双脚在大地上踩拓,为凡间造出山川河流、湖海田畴。他先在南边踩踏,大地承受不住重压,陷下成了海洋,他的汗水淌下变成海水。他用脚轻轻抹动,就造成了宽阔的平坝;他东一脚西一脚地踩,就踩出了山脉的峰峦......拱恩踩踏大地的行动有着明确的目的,就是要造福凡间,因此,尽管踩得“脚杆软”,累得汗流成海,仍不停歇。牙巫、拱恩开天辟地的伟绩和超凡的力量,使得他们成为水族世代传颂的英雄。特殊的是,水族对牙巫、拱恩这样的创世纪英雄表现出一种奇特的态度,既有崇敬之情,因而世代传颂他们的恩德;又有戏谑之意,茶余饭后,他们常成为谈笑取乐的材料。这种双重感情,当与水族以家庭中新鬼最受崇敬,年代久远的亡灵及血缘疏远的先人便逐渐沦为恶鬼的观念有密切关系。

    铸日造月,人类起源的神话与开天辟地神话一脉相承,都是对牙巫业绩的赞颂。开天辟地后,为让天地间有光亮,给万物生存创造条件,牙巫又奋起神威,制造日月。辛苦的劳动使她手臂酸痛,她一甩臂膀,手中的宝贝撤遍天空,变成闪烁的星辰。牙巫太性急,一下造出十个太阳,好心做了坏事,十个太阳高悬天空,给大地带来无穷灾难,晒得树木枯黄,岩石溶化,人兽都无法生存了。大地的痛苦使得牙巫看到自己的失误,于是,她又送铜箭铁箭给人类,让他们射落多余的太阳,只留“一个是太阳,一个变月亮”。射日月的神话在南方各民族中普遍流传,内容大同小异。这是各民族先民探索自然奥秘的记录,也是远古时期人类经历灾难的痛苦回忆。众多太阳晒得天地焦炙,显然是对严重旱灾的追忆,而人类起源中洪水滔天再造人烟的内容,则无疑是洪涝灾害的写照。

    《牙仙造人》、《十二个仙蛋》、《人类起源》、《人龙雷虎争天下》等神话,都叙述了人类起源及为生存而斗争的情景。有一种说法是牙巫造人主宰世界,最先造出矮小瘦弱的穿胸人,都被野兽吃掉了。她吸取教训,重新造出了健全的人。另一种说法是,牙巫与风神配偶,生下十二个蛋,孵出了人、雷、龙、虎这首的十二个动物。人最先找到火种,就成了大地的主人。后一说法颇类苗族、侗族等民族的神话,反映了水族祖先未能把自己从大自然中独立出来的原始意识。《人类起源》中有兄妹成婚时妹妹因害羞及害怕触犯天神,用芭蕉叶遮头的内容,这也许是今天水族婚姻中新娘以伞遮头及忌雷习俗的源头。《人龙雷虎争天下》是人类早期氏族斗争的历史折射。其中对雷可怕威力的描绘以及最终“雷被烧,气息奄奄”的狼狈结局,是水族对雷的崇拜与厌恶双重感情的心理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