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的位置:> 民族旅游开发中农民利益问题研究———以龙脊梯田平安壮寨为例

民族旅游开发中农民利益问题研究———以龙脊梯田平安壮寨为例

来源:中国知网   作者:吴忠军 潘福之   发布时间:2014-09-24

【摘要】主要从民族村寨农民的视角,通过分析目前少数民族村寨农民利益分配现状来剖析问题的原因所在; 通过利益相关者理论,分析农民在利益分配博弈中的弱势地位; 通过实地调查了解当地农民真实的诉求,探讨民族村寨利益开发中农民利益分配问题的解决途径。

【关键词】少数民族村寨; 旅游开发; 居民; 利益

民族村寨的旅游开发是以其独特的民族服饰、生活习惯、节庆习俗、自然环境、民族建筑和民族文化等作为旅游吸引物,在合理的规划设计的基础上开发的以观光体验、休闲度假为目的的旅游形式。我国的少数民族大多分布在西南地区的偏远山区,受自我发展能力有限,基础设施不完善,可进入性较差,经济发展落后等因素的限制,大多形成以政府为主导、引进企业经营管理的开发模式。民族村寨的农民作为当地的主人,不仅是民族文化的重要载体,也是旅游发展的重要人力资本和景观资源的缔造者。如果他们能从旅游开发中获得合理的利益,则会受到激励,更好地保护、挖掘和传承自身文化,积极促进当地旅游的发展; 反之,则会出现反对旅游开发或阻碍旅游发展的事件[1]。

1 民族村寨旅游开发中农民利益问题

1.1 资源收入分配缺乏公平性

龙脊梯田平安壮寨的旅游产品主要是少数民族风情和天下一绝的梯田景观。少数民族风情主要是村寨农民的生活常态的演绎; 梯田景观的保持则是村寨农民对梯田的耕种以及对梯田形态的维修保护。如: 赶牛犁田的农夫、田间收稻打谷的村妇、村头盛装出嫁的新娘、新奇的干栏式民居建筑等大部分旅游资源都由村寨居民来完成。而当地198 户农户,当地813 个居民仅占门票收入的7%,形成了村寨农民在旅游中的贡献和其所分得收益的明显不对等。

1.2 农户的生存保障机制不足,不能长期享受旅游开发带来的成果

受到民族地区的条件限制,土地成为大多数农民赖以生存的资产,但在旅游开发中,也需要征用大量的土地。在行政力量的作用下,开发商只需按照当时土地协议价(一般低于市价) 一次性支付租让金后无需再支付任何费用,农民失去土地后很难享受到土地增值利益和旅游发展后的成果[2]。我国实行家庭联产承包30 年不变的土地制度,也无法通过土地调整重新获得土地。据调查,龙脊梯田平安壮寨的停车场, 1997 年征用土地时,被征地居民拿到手的补偿款仅在300 1 200 元,而之后再也未享受任何补贴。村寨农民在失去土地之后只好寻找一些新的方式维持生计,诸如开办家庭旅馆,摆摊销售土特产和农副产品等。在旅游发展初期,这些经营确实给农民带来了实惠,但随着旅游的发展,游客对旅游商品需求的改变、外来经营者的进入,这些维持生计的方式渐渐不再适用。经营管理的企业对管理人才的要求提高,村寨农民也很难达到要求,因此面向居民提供的就业岗位日趋低层次化。失去土地的农民只能从事景区卫生管理员、门卫保安、餐馆旅馆的服务员等职位,既无就业保障,又无法分享旅游开发所带来的诸多好处。不但未能实质性地提升村寨居民的生活水平,反而随旅游发展加剧了农民的生存问题。

1.3 不同地理位置的农民获得旅游利益的机会不均等

旅游者的民族村寨旅游活动虽然覆盖面广泛,但由于地理位置分布参与经营项目不均,能够获益的只是小部分农民[3]。在龙脊平安壮寨旅游发展中,即使在同一村庄里,居民的旅游参与程度和收入也由于住宅位置的区别而不同。如神龙堂、理安等酒店是观看整个村落的最好位置,是距“七星伴月”最近的地段,附近的农民因提供餐饮住宿服务而获利最多。其他距离主干道比较远的地方,因房子朝向不佳或位置比较偏,就没有从餐饮住宿的经营项目中获取收益。参与旅游经营的机会不均等导致了旅游获利的不均等,一定程度上也导致了贫富差距。

1.4 外来经营者凭借自身优势享受了大部分的旅游收益

民族村寨农民在旅游开发初期对住房和土地的增值意识不够,以低廉的价格租让土地或者签订较长年限的房屋租赁合同。外来经营者仅以一次性支付土地出让金或者按当时租金向出租者支付少量的资金而凭借其先进的经营理念、管理水平、营销手段成为旅游精英,吸纳旅游发展带来的经济收益享受了旅游开发的大部分成果。旅游开发初期,居民倾其所有,甚至依靠贷款来投资建设的餐馆旅馆不但没有从中获利,甚至还背负了沉重的债务。调查中发现居民大部分觉得是外来经营者抢走本该属于他们的客源,却未对梯田景观、民族风情等旅游吸引物支付任何使用费,使得农民心理不平衡,甚至产生敌对情绪。

1.5 不同位置的居民对旅游开发带来的影响的承担程度不同

处在龙脊梯田平安壮寨上半片的农民,由于地理位置较高、视野更开阔、空气更好,从旅游经营上获得的收益多,而村寨的下半部分居民获得的收入则较少,甚至是没有收入。下半村特殊的半环绕的低洼地势,在旅游经营中产生的生活污水、生活垃圾未经处理而直接往下排放,造成了下半村的空气污染、水体污染、白色污染,严重影响了下半村农民参与旅游经营活动的积极性。形成了上半村居民旅游收益多,承担污染的程度低,而下半村的农民旅游参与少,受污染影响大的局面,不利于旅游开发的和谐可持续发展。

2 乡村旅游开发中居民利益分配问题原因探讨

2.1 民族村寨旅游开发中,当地农民处于弱势

政府、开发商、农民、旅游者是旅游活动的利益相关者,各方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和实现自身利益的主张,所以在旅游开发的过程中形成了开发商、当地政府和农民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局面。农民由于自身的素质和所处地位等条件的限制,导致其在整个旅游收益分配中处于劣势地位。政府对开发的管理与控制占主导作用、景区经营管理的企业追求经济利益的本质、民族村寨农民对自身作为旅游资源的意识不强,都导致农民利益得不到保障。

2.2 农民旅游参与意识不高,参与能力不强

在旅游开发初期,当地农民看到了旅游开发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为了能从中得到利益,部分居民开设了地方特色鲜明的家庭旅馆、“农家乐”等。随着游客对餐饮住宿条件要求的提高,那些具有先进的经营理念、管理水平、营销手段的乡村旅馆更受游客的青睐。而民族村寨民居对外界发展并不十分敏感,相关经营者并没有充分意识到市场需求的发展,仍以传统的民族生活意识、相关部门的培训引导为主,形成低端的模式化。随着旅游的发展,其参与能力越来越差,甚至被市场所淘汰。

2.3 旅游参与机会不均等

龙脊平安景区旅游参与方式主要有旅馆、饭店、土特产、工艺品店的经营,这些项目的参与都受居住位置、个人能力、经济条件等的限制,必然会造成农民获利的不均衡。特别是大量的外来经营者进入景区参与旅游经营之后,在“优胜劣汰”的市场竞争作用下,仅少数有经营手段的本地农民经营的饭店旅馆幸存下来,大部分农民经营的旅馆饭店生意惨淡,最终丧失了参与机会。由于景区的景点在山顶,距离停车场还有一段距离,农民通过轮流给游客背行李、用轿子抬游客,获得了一定的参与旅游经营的机会,但是这样的参与方式都属于重体力活、工作强度大,对身体素质要求较高,缺乏劳动力的家庭便无法在这一项目中获得收入。

2.4 缺乏有效的监督管理部门

现有的旅游管理部门主要负责景区内部的开发管理方面工作,以维护景区基础设施、景观风貌、旅游安全及公共次序,缺乏一个能平衡各利益相关者基本权益,协调各方的基本权益,为弱势群体提供基本保障的功能。农民在旅游中作为旅游资源的主人的地位被忽略,因旅游开发而被征用土地的“失地”农民缺乏基本生活保障。其因缺乏旅游参与机会而无法获得旅游收益等的问题得不到妥善的协调解决。这对于民族文化的保护、景区的和谐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3 少数民族村寨的旅游开发中农户利益分配问题的解决途径

3.1 政府必须调整好在民族村寨旅游开发中的主导作用

政府主导在少数民族地区旅游开发的一定阶段起着重大作用,但也会使开发地居民在旅游开发中处于被动地位,以自身权威影响正常的分配秩序,不利于社区旅游的持续发展。所以政府应该逐步转为引导监督职责,正确把握旅游发展方向,规范民族村寨旅游的经营管理企业行为,引导当地居民发展,宏观上对居民的诉求提供保障,如在污水处理问题上需要大量的资金和科学技术,政府可通过主导地位的发挥,协调好居民、企业、政府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的出资方案,引进科学技术,出台相应政策,确保旅游发展中出现的问题能得到妥善解决。

3.2 采取居民参与式的旅游开发模式,推动民族村寨的可持续发展

在旅游开发的同时,兼顾民族村寨居民的长远发展,使他们能够分享旅游收益,获得就业机会或从事经营的许可,从而使居民能长久享受旅游带来的经济效益。这样一来,既可以融合旅游村寨的社会环境,也保证了旅游的和谐发展;同时,居民普遍参与旅游开发,可以使居民更加关注旅游发展,更积极地投身于民族文化的保护、自然村落景观的维护,促进可持续发展[4]。如农产品的生产直接流入餐饮业,直接销售给消费者,减少了外部商品流入,增加了附加值,也增加了居民旅游参与的途径,能调动居民生产的积极性,培养和发扬特色农业,减少当地居民间的贫富差距,缓解旅游带来的两极分化,进而避免不和谐因素,推动民族村寨的可持续发展。

3.3 加强居民“走出去,引进来”的学习理念

在旅游发展过程中,通过定期举办旅游服务技能培训和教育已经不能满足追求独特性、差异性的市场的需求了。民族村寨的居民受各方面因素影响,保持着传统的生活方式及思想理念,不太了解外部事物发展。因此,应该鼓励当地居民多走出去,到旅游发展较好的地方、大都市甚至国外,感受不同的地域文化、社会发展状况、体验旅游服务,学习借鉴别人的可取之处,引进和吸收先进的管理体制和技术,尽快突破其自身管理水平和管理技能的局限。

3.4 居民在旅游经营中应顺应市场需求,做足“特色”

旅游者在外出旅游时普遍存在“求新”“求异”的心理,但是在民族地区相对落后的生活水平达不到其对生活的基本要求时,比如游客习惯了空调、独立卫生间、电视、网络,这些生活设施的缺少必然导致生活的不习惯,影响其对旅游地的总体评价。这就要求居民在满足游客的基本需求的基础上,凸显民族特色,以满足其“求新”“求异”的心理。

3.5 建立良好的帮扶政策,完善民族村寨的社会福利、奖励措施

随着旅游的发展,民族村寨中就会显现出一批旅游精英,也出现一些在旅游开发中受益很少甚至不受益的弱势群体。民族村寨可以建立一系列帮扶措施,以带动弱势群体的发展。可以通过门票分红抽取、旅游精英自愿捐助、企业赞助、游客捐赠等形式筹集资金,建立爱心基金,用于对弱势群体的帮助。比如对没有能力参与旅游经营的困难户、遭遇重大疾病灾害的家庭、考取大学的学生提供赞助补贴; 企业或集体组织为当地居民购买养老保险等,以促进旅游收益的再分配,最大限度地减少贫富差距,完善社会福利,营造和谐互助的良好社会氛围。

参考文献

[1]唐晓云,吴忠军.农村社区生态旅游开发的居民满意度及其影响[J].经济地理,2006,26(5):879 -882.

[2]高军波.我国乡村旅游发展中农户利益分配问题与对策研究[J].桂林旅游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6(5):577 -580.

[3]LEIPEN.Main destination ratios: Analyses of tourist flows[J].Annals of Tourism Resesrch198916(4):530 541

[4]徐燕,陆仙梅,吴再英,等.民族村寨乡村旅游开发与社区参与研究——以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肇兴侗寨为例[J].安徽农业科学,2008(3):7973 -7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