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的位置:>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古歌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古歌

来源:搜狗百科   作者:搜狗百科   发布时间:2014-12-03

1 民族瑰宝 

苗族分布在我国西南数省区。按方言划分,大致可分为湘西方言区、黔东方言区、川滇黔方言区。黔东南清水江流域一带是全国苗族最大的聚居区,大致包括凯里剑河、黄平、台江、雷山、丹寨、施秉、黄平、镇远、三穗,以及广西三江和湖南靖县等地,其中,台江县被称为“苗疆腹地”。

在此广大苗族聚居区普遍流传着一种以创世为主体内容的诗体神话,俗称“古歌”或“古歌古词”。民间口传文学作品《苗族古歌》,是我国流传下来的惟一非宗教典籍的传世记史诗,也是集苗族历史、伦理、民俗、服饰、建筑、气候等为一体的百科全书。苗族古歌是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

2 颂唱史诗

苗族古歌是苗族古代先民在长期的生产劳动中创造出来的史诗。它的内容包罗万象,从宇宙的诞生、人类和物种的起源、开天辟地、初民时期的滔天洪水,到苗族的大迁徙、苗族的古代社会制度和日常生产生活等,无所不包,成为苗族古代神话的总汇。苗族古歌古词神话大多在鼓社祭、婚丧活动、亲友聚会和节日等场合演唱,演唱者多为中老年人、巫师、歌手等。酒席是演唱古歌的重要场合。苗族的古歌古词神话是一个民族的心灵记忆,是苗族古代社会的百科全书和“经典”,具有史学、民族学、哲学、人类学等多方面价值。

今天,这些古歌古词神话还在民间流传唱诵。苗族古歌是苗族流传最久的最完整的史诗,它分为四部分:《开天辟地》、《枫木歌》、《洪水滔天》《跋山涉水》。其中,《铸日造月》提到冶金技术,反映青铜文化打下的烙印;《砍枫香树》描写里老断案,展现部落联盟时期的社会管理机制……整部史诗以口传心记为传承手段,全诗属五言体结构,押苗韵,长达一万五千余行,塑造了一百多位有名有姓的人物,并充满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色彩。诗中大量运用比喻、夸张、排比、拟人、反问等多种修辞手法,生动地反映了苗族先民对天地、万物及人类起源的解释和人们艰苦奋斗开创人类历史的功绩,充满了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色彩。 古歌虽然在苗岭深山代代相传了几千年,却一直藏在深山不为世人所知。

其中尤以王安江歌师为代表的“王安江版苗族古歌”为经典之作,他用大半个人生,以乞讨为生,追寻苗族的古歌旋律,走遍了大半个中国,被人们称为真正意义上的文化守望者。

3 历代传承 

由于苗族历史上没有自己的独立文字,因此,《苗族古歌》的创作与传承只能靠历代人口口相传。古歌大多在民俗活动如“鼓社祭”、婚丧仪式、亲友聚会、民间节日中演唱。演唱者多为老年人、巫师、歌手等,通常以比赛的形式进行,可以几天几夜地连续表演。直到20世纪50年代,才出版了古歌的苗文文本,有节选本,也有全本。值得敬佩的是,古歌中表现了苗族万物有灵、生命神圣、众生平等、人与自然共存共荣的哲学思想。

古歌虽然在苗岭深山代代相传了几千年,却一直藏在深山人未识。新中国成立后,田兵、唐春芳、今旦、马学良民俗学家经过反复搜集、整理,于上世纪末出版了不同版本的苗族古歌。

古歌保存着完整的苗族活态文化体系,表现了万物有灵、生命神圣、众生平等、人与自然共存共荣和谐发展的哲学思想,与广大苗族群众的生产、生活和思想感情密切相关。由于苗族没有自己的文字,古歌传唱实际具有传承民族历史的功能。因此,演唱古歌时有较严格的禁忌,一般都是在祭祖、婚丧、亲友聚会和节庆等重大场合时演唱,演唱者多为中老年人、巫师、歌手等。酒席是演唱古歌的重要场合。演唱时,分客主双方对坐,采用盘歌形式问答,一唱就是几天几夜甚至十天半月,调子雄壮而苍凉。传承古歌的方式也较严谨,有祖先传授、家庭传授、师徒传授、自学等几种。

4 伴奏乐器

(1)箫筒

一种吹奏乐器。流行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南部,以及云南、贵州省的苗、彝、瑶族地区。用小竹制成,全长30~40厘米,竹管上开有5到7个按音孔,吹口部分有所不同。瑶族萧筒顶端和后方开一出音孔。彝族和苗族的相似,是在萧筒的顶端堵一木塞;在木塞的后部开一出音孔。声色轻柔,用于日常娱乐生活。

(2)芒筒

亦称“芦笙筒”。也有写作“莽筒”的。是流行于贵州、广西的苗族、侗族地区的吹奏乐器。在一根细竹管靠下端五分之二处安上一个簧片,然后将此簧管放入大竹筒中,做为它的共鸣筒。芒筒大的有200厘米左右,小的有40厘米左右。音色低沉雄浑,作低音配合芦笙齐奏。

(3)板凳

流行于贵州苗族地区的打击乐器。板凳用坚硬的木料做成,长20厘米左右,宽约15厘米。演奏时,左右手各持一个,互相碰发出声音,音色清脆、响亮。

5 宝贵遗产 

苗族的古歌古词神话是一个民族的心灵记忆,是苗族古代社会的百科全书和“经典”,具有史学、民族学、哲学、人类学等多方面价值。今天,这些古歌古词神话还在民间流传唱诵。

但由于受到现代文化和市场经济的冲击,苗族古歌已濒临失传。以台江为例,在全县13万苗族同胞中,能唱完整部古歌的已寥寥无几,目前只有二百余人能唱一些不完整的古歌,而且都是中老年人,传承古歌较多的老人年事已高。如不抓紧抢救保护,苗族古歌这一民族瑰宝将最终在世间消失。

台江县为了将“苗族古歌及古歌文化”申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口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于2001年成立了“台江县苗族文化保护委员会暨申报世界遗产委员会”。通过几年的努力,台江县已收集到的苗族古歌有5大组、近6万行、近30万字,编写、出版了以苗族古歌为主的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文本《苗人的灵魂——台江苗族文化空间》一书。

国家非常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2006年5月20日,苗族古歌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台江县被称为“苗疆腹地”,文化部公布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台江县入选项目有3个:苗族古歌、苗族姊妹节和反排木鼓舞

苗族古歌是苗族古代先民在长期的生产劳动中创造出来的史诗。全诗属五言体结构,押苗韵。诗中大量运用比喻、夸张、排比、拟人、反问等多种修辞手法,通过丰富奇妙的想象塑造了100多位有名有姓的人物,生动地反映了苗族先民对天地、万物及人类起源的解释和人们艰苦奋斗开创人类历史的功绩,充满了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色彩。古歌虽然在苗岭深山代代相传了几千年,却一直藏在深山人未识。新中国成立后,田兵、唐春芳、今旦、马学良等民俗学家经过反复搜集、整理,于上世纪末出版了不同版本的苗族古歌。 

6 古歌释谜        

榕江县古州城边西山上,有一座引人瞩目且海内外独一无二的古庙“苗王庙”,但庙内供祭的“苗王”系何人?多年来这是许多专家学者一直探究而又无法解开的谜。

前不久,在榕江一偏僻苗寨中发掘出的一首《苗族古歌》解答了这千古之谜,“苗王庙”是古代苗族同胞为纪念自己的祖先,同时也是中华民族三大始祖之一的“蚩尤”而建造的祖庙。

这首《苗族古歌》世代流传在榕江最古老的苗寨高岜等苗寨,它是由榕江县几位文史爱好者朱法智、龙安吉、周年荣、平立滨4人于前不久深入到高岜苗寨,从一位年近7旬的老人龙安昌口中记录下来的,歌中叙述了苗族古代从东方西迁进入古州的悲壮历史,脉络清晰,层次分明,歌中唱道:“古时候我们祖先住在远方,在那宽阔富饶的平原,在那美丽的地方,故尤(‘故’苗语即祖公,尤即蚩尤)他老人家,他有9万子孙,7万生在宽宽的平原,住在那美丽的东方……”(战乱后大迁徙)“……沿着河水(都柳江)而上来,来到哪个寨子?来到肥沃的平地方(今榕江古州城区和车江大坝),住在东方的天鹅坝(今车江大坝中部以北一带,当时天鹅很多)……几年来发人满寨子,七万住在天鹅坝,养猪发展快得像老鼠,养鸭多得像河中虾……他们建了一座大寨罗(祖庙),把寨罗立坝子下,雕个木像记老人,以备子孙莫忘老人相,纪念故尤千万年……”

整首《苗族古歌》译成汉语有200多行,基本上完整记载了苗族西迁的原因和过程。对苗族史略有所知的人都了解,苗族在远古时期属强大的北方民族,其发源地在今天的河北一带,后来因部落战争战败后,整个民族才进行了历史性的大迁徙,先黄河流域,后长江流域最后才进入贵州黔东南地区,其过程漫长而悲壮。而今天的榕江古州就是苗族西迁进入黔东南定居的“始入站”。进入古州后因土地肥沃、五谷丰登人丁兴旺,后因人口发展又分支迁往黔东南各县及外地,新现的《苗族古歌》不仅记载印证了这段历史,并且它还记录了“苗王庙”建庙时间是在苗族进入“天鹅坝”生活安定后建的,从黔东南苗族居住较多的几个县的《县志》中考证,苗族从古州分支进入这些县的时间均在一千七八百年以上,由此可推论榕江“苗王庙”建庙时间已近两千年,即西晋以前。

时至今日,榕江“苗王庙”仍为天下苗族独一庙,在海内外均有一定影响,《中国名胜词典》有专条记载。一些国外的旅游图也用显著符号标出,上世纪初榕江城内福音堂一法国传教士慧眼识珠,曾收集该庙的图像和文字资料带回国,据说现仍存于巴黎国家博物馆。近年来,海内外众多游客及媒体均对“苗王庙”产生极大兴趣,个中原因就是庙中苗王究竟为何人?这始终是道难解之谜。苗族自古无文字,自身的历史大多只能以古歌形式传承,加之古歌与外界难沟通,因此古歌所记载的历史外人鲜知。多年来,尽管有专家及学者一直在探究“苗王庙”的身份之谜,但多无从入手,引用的史料仅为民国32年(1943年)出的《榕江县乡土教材》中的:“县城之西山坡上有苗王庙,建立之时期不可考……据本地人传说,苗王自称老苗,名不可考……”。因此,在这首《苗族古歌》被发现之前,“苗王庙”的苗王身份自然就成为一高悬千年的历史之谜。

今天,榕江新现的《苗族古歌》无疑解开了这一千古之谜,它不仅使人了解到该庙的建庙时代,更重要的是它释解并向人们确认了“苗王庙”所供祭的祖像就是中华民族三大始祖之一的“蚩尤”。这首《苗族古歌》的发现,破解了一道苗族史学研究的重大难题,不仅为久负盛名的榕江“苗王庙”增添了极为厚重的文化底蕴,也对弘扬民族文化,增强民族团结,对苗族古代历史文化的研究都具有不可低估的重要意义。